《2016年全球风险报告》显示,2016年与往年的风险状况呈现出很大的差别。报告在过去十年一直关注的各项风险开始以新的、难以预料的方式呈现,并且对个人、机构和经济造成了不利影响。

  报告重点介绍了三大类重点风险,回顾和分析了气候变化、日益加深的网络依赖以及收入差距等新出现的全球风险和重大趋势。
就企业经营面临的风险而言,对140个经济体的私营部门领袖进行的调查,得出各地显著的风险特征,对外贸投资者而言,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


  继上一年度之后,《全球风险意见调查》的受访者再次表示地缘政治问题是一项严重的问题,因此报告深入分析了国际安全局势,并探讨了造成安全形势变化的驱动因素,尤其是剖析了第四次工业革命和气候变化对安全局势的影响。报告还提出了未来可能出现的三种情景,并在此基础上提出通过公私合作来增强风险抵御力、应对安全威胁的新途径。

  报告还重点介绍了三大类重点风险,回顾和分析了气候变化、日益加深的网络依赖以及收入差距等新出现的全球风险和重大趋势,正在如何影响已经面临重重压力的社会。报告认识到,如果能够从特定利益相关者的角度去分析全球风险,将会有助于增强风险抵御力,因此报告也从地区和国家层面分析了全球风险对企业界的深刻影响。

  全球风险和趋势的定义???

  全球风险是指一种不确定的事件或情形,这种事件或情形一旦发生,将在未来十年对多个国家或行业产生重大负面影响。
?
  全球趋势是指正在发生的一种长期性规律,这种规律有可能放大全球风险和/或改变全球风险之间的相互关系。

《全球风险意见调查》??

  来自世界经济论坛多方利益相关者社区的近750位专家和决策者参与了本年度的《全球风险意见调查》。受访者来自商界、学术界、公民社会和公共部门,他们代表着不同的专业领域、地区和年龄群体。

  该调查将全球风险分为五大类,分别是社会风险、技术风险、经济风险、环境风险或地缘政治风险。调查请受访者思考未来十年的29项全球风险,并请他们根据风险发生的概率及影响,对每项风险进行打分。

  过去三年,气候变化减缓和适应措施不力一直属于影响力最大的五大风险之列,今年该风险已升至首位,并被认为是未来数年影响力最大的风险,超过排在第二位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和第三位的水资源危机。大规模非自愿式的移民和严重的能源价格波动(上涨或下跌)也进入了影响力最大的五大风险之列。

  发生概率最大的风险是大规模非自愿式移民,而去年排名第一的具有区域影响的国家间冲突排在第四位,让位于两大环境风险——极端天气事件和气候变化减缓和适应措施的不力。重大自然灾害则排在第五位。

  无论是从影响力还是发生概率来看,经济风险仍然是严重的全球风险,比如关键经济体的财政危机和严重的结构性失业或就业不足,此外还有网络攻击和严重的社会动荡。报告的评估结果反映了第四次工业革命可能会给经济和社会带来的深远影响,并强调了保护未来利益的必要性。

  该调查还请受访者回答哪些风险是相互关联的,并且可能会造成风险的叠加。受访者表示有三大风险相互关联:气候变化可能会加剧水资源危机,潜在影响包括冲突以及更严重的非自愿式移民,因此需要加强水资源治理,以适应气候变化并满足人口增长和经济发展的需要;需要解决全球难民危机,并补充强调了能够应对当前危机、有助于增强风险抵御力的各项政策;此外还强调了如下风险:不能充分认识到第四次工业革命带来的风险,以及在增长持续乏力的当前背景下,这一转型将给国家、经济体和个人带来何种影响。

重点风险??

  增强风险抵御力的关键在于社会稳定。有鉴于此,第一章“重点风险”分析了数字化时代各国社会复杂的动态关系,并探讨了公民获得(失去)权力的现象。这一现象是各类因素相互作用的结果:随着技术的发展,公民可以便捷地获得信息,与其他人建立联系并组织相关活动,但他们同时也觉得被高高在上的精英阶层剥夺了权力。这部分内容分析了如果政府和企业采取压制性措施,或者由于其不确定如何应对日趋透明、互联和要求更高的公民阶层而无所作为,则可能会进一步破坏双方之间的信任,并引发其中一方对另一方采取更加激进的行动,从而导致社会动荡。但是,这章内容也分析了如果政府和企业能够积极寻求方法,与公民展开互动和对话,必将从中获益良多。

  气候变化背景下的粮食安全风险是第二章“重点风险”的内容。在第一章对气候与水资源关系进行讨论的基础上,本章分析气候与天气趋势的变化如何危及世界各地的粮食安全和农业生产。最容易受气候影响的国家通常严重依赖农业生产来维持经济增长与发展,但近年来的发展趋势表明,印度、俄罗斯和美国等世界主要粮食生产国(也是二十国集团成员国)以及其他工业化水平高、同时也生产大量农业大宗商品的国家,同样也很容易受到气候变化的影响。本章内容也探讨了能够适应气候变化的农作物、供应链网络以及融资和保险机制如何从社会、经济和环境等方面,缓解气候变化带来的粮食安全风险。

  第三章“重点风险”从埃博拉危机开始,探讨了全球性流行病的爆发情况,并警告称,人口增长、快速城市化和大宗商品、人员以及动物的跨国流动,增加了传染病跨地区传播的风险,同时也降低了我们相应的应对能力,因为微生物对当前高效药物的抗药性在不断增强。本章提出的应对措施既包括行为层面的措施,比如以事实为依据开展沟通和教育活动,也包括对诊断、药物和疫苗研发进行投资,并构建有利的环境,尤其是完善监管框架。本章还指出,我们要更加迫切地认识到,公共部门和私营部门必须在下列领域开展合作:数据可获得性和数据分析、合作研究、监管框架、长期融资,以及共同探寻相关途径,开展负责任的媒体沟通,从而提升危机管理和沟通的成效。
在每章内容中,报告还提供了三个行之有效的机制作为案例,这些机制能够增强对于已知威胁的抵御力。

企业经营面临的风险

  世界经济论坛《高管意见调查》对140个经济体的私营部门领袖进行了调查,邀请他们指出未来十年企业经营面临的最大风险。这些受访者的回答结果揭示了国家和区域层面企业经营的风险,可为相关行动倡议提供信息支持,让私营部门参与进来,共同提高抵御全球风险的能力。

  从全球层面来看,70个经济体的企业领袖表示,失业/就业不足和能源价格波动是最让他们担忧的两大经济风险,其次是国家治理的失败、财政危机、资产泡沫和网络攻击。

  来自欧洲的受访者大多对经济风险表示担忧,其中包括财政危机、失业、资产泡沫和能源价格;加拿大的受访者表示能源价格是他们最大的担忧,而大多数受访的美国企业高管最担忧网络风险和攻击行为;俄罗斯和中亚地区的受访者对财政危机、失业问题以及通货膨胀失控和国家间冲突等风险表示担忧;东亚和太平洋地区的企业领袖除了担忧能源价格和资产泡沫以外,还担忧环境风险。

  除了财政危机、失业和国家治理失败外,能源价格也是南亚地区企业领袖担心的问题。对于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区的受访者来说,能源价格是他们最大的担忧,其次是能源价格波动和失业;中东和北非地区的企业领袖同样担忧能源价格,也担忧失业、恐怖袭击和国家间冲突等风险;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企业界最为担心的风险包括失业、能源价格、城市规划的失败和关键基础设施的失灵。

来源:世界经济论坛
京IPC备09106581号
Copyright@北京东方保险经纪爱投彩票